李宇嘉专栏丨从全局看,房地产行业仍有望保持稳定走势

李宇嘉

近期,房地产局部市场出现下行,地产股屡屡出现集体大跌,行业内弥漫着一股悲观的情绪。大家都在讨论,由杠杆收缩叠加持续的调控紧缩导致部分开发商债务和资金链问题,以及房价和行业下行等预期,会不会触及政府对风险的担忧,进而基于“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调控目标,再次出现“防涨又防跌”的调控松绑,同步紧缩的资金面也周期性地缓和?

从8月单月数据看,房地产全链条收缩,从拿地到开工、再到销售,都出现了15%左右的两位数负增长。其中,单月新开工面积已连续4个月负增长、土地购置面积已连续6个月负增长,且跌幅有扩大的趋势。同时,外源融资继续紧缩,占资金来源57%的内源融资还将因需求端回落而继续下行的情况下,目前单月已接近零增长的开发投资可能将转负。

政策面和资金面持续的紧缩,在企业端产生了一些风险事件,部分房企债务偿还遇到困难。同时,开发商大面积降价促销,少数城市面临房价下跌压力而不得不祭出“限跌令”。另外,有的热点城市出现土地流拍。那么,从当前的现实困难和稳字当头的长效机制目标看,会否给予适当扶持?

统计局回应称,大型开发商出现一些困难,对行业发展的影响还需要观察;8月底央行会议称,“做好跨周期设计,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9月初,银保监会表态,督促银行类机构在贷款首付比例、利率等方面对刚需群体进行差异化支持。

市场也对此出现了一些解读。那么,是不是会出现类似过去的政策周期轮回呢?

笔者认为,至少从今年四季度看,楼市调控政策还将保持稳定和连续,不太可能出现周期性松绑。首先,央行明确“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的表述,主要针对中小微融资的定向滴灌。比如,近期3000亿的再贷款以及明年部分贷款提前到今年下半年投放,目的都是在给中小微纾困,缓解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中小企业的冲击。对此,近期官方媒体还特意发文,“要加强预期管理和引导,不向房地产市场发出错误信号”,不希望政策被解读为对楼市放水。

对楼市来讲,当下不是要不要宽松的问题,而是刚刚建立起来并正在实施的长效机制下,并无多少宽松的空间。首先,二季度24家大中型商业银行中有一半左右触及贷款集中度的两道红线,未越过红线的也在边缘行走;其次,目前大多数开发商的资金链都绷得很紧,刚刚发布的上市房企2021年中报显示,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1.8%,意味着全行业未达标。

近日,中央在部署下半年房地产调控时明确表示,严格房地产企业“三线四档”融资和贷款集中度管理,可见央行关于信贷增长稳定性和跨周期调节的新表述,完全针对的是中小微企业。当然,金融机构增加实体经济的贷款投放,或存量房贷收回,都能释放出地产增量贷款。但即便如此,增量贷款空间也是有限的。因此,不存在对楼市周期性的放水。

关键是,楼市基本面并未发生根本改变。1-8月,开发投资两年平均增长7.7%,商品房销售面积两年平均增长5.9%,商品房销售额两年平均增长11.7%。1-8月房地产施工和竣工面积同比分别增长8.4%、26%,后者增幅创历史最高水平。当下,开发商普遍面临资金链压力,开始加快施工以获得销售尾款和回笼资金,有望带动开发投资继续保持平稳增长的态势。

在强力的政策调控和资金紧缩下,还有这样的增幅,说明整个行业的承压能力非同小可,这也是因城施策的结果。近年来,有的区域购销两旺、稳定运行,有的持续下行,市场惨淡;企业经营分化,有的比较冒进,有的稳扎稳打。去年以来启动“三道红线”“贷款集中度”管理,本身也是有保有压的举措。对稳健经营的银行和开发商,仍有增加房贷和融资的空间。

因此,无论从单月来看,还是从局部来看,市场确实存在下行和出清的现象。但从全局看,房地产行业仍有望保持稳定走势。因此,目前房地产行业基本面并未发生逆转。目前,之所以局部出现下行和风险暴露,就引发了市场的担忧以及政策松绑的预期,甚至呼吁以“双向调控”为名义进行救市,就在于房地产业内已经习惯了自觉不自觉地“拿过去的盛景来比较”。只要当下的市场运行低于过去盛景时的水平,就认为是不正常的。

这背后反映出的问题就在于,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开发商或金融机构,都是以未来更高的地价和房价,更大规模的土地拍卖和商品房销售,更高的利润水平,来做当前的决策,包括土地供给和旧改,投融资,生产经营计划,企业雇工和福利发放,支持基建投资等等。一环扣一环,寄生在房地产链条上的一些主体都以上面这种思维做决策,未考虑下行以及可能会出现的风险。

事实上,房地产也要高质量发展,不要停留在过去的惯性思维里。当下,不论是开发商的债务问题,还是部分城市的下行压力,都是点状的,都还停留在局部,主要是少数开发商层面,全局市场运行仍然比较健康,并不构成系统性风险隐患,其影响更多是心理层面的。从近期少数开发商暴露出的问题来看,不仅杠杆率比较高,更关键的是负债情况不透明,负债结构复杂,违规融资层出不穷。老实说,此类问题还并不是少数开发商公司治理存在缺陷,而是在整个房地产行业大面积存在。2020年8月份启动“三道红线”管控后,很多房企财务数据显示,近期“降杠杆”取得实效,但粉饰财务报表、隐匿负债情况比较突出。

此类问题处置,尽管比较棘手,但这是避免更大问题和风险的代价,而且越早处置对各方面的影响越小。在系统性风险尚可控制的情况下,以局部损失和风险释放,彰显打破刚兑、破除地产依赖的信号,其宏观意义无比重要。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声明:本文由21财经客户端“南财号”平台入驻机构发布,不代表21财经客户端的观点和立场。